關愛地球國際美國學會

舐犢情深

DSC_0092

舐犢情深。成語,常用于父母對子女。比喻人之愛子。老牛舔小牛的毛以示對它的深切疼愛。也比喻對子女的感情很深。

有一則故事可以幫助我們理解這個成語。故事發生在西部的青海省,一個極度缺水的地區。這裡每天的用水量嚴格的限定為三斤,這還得靠駐軍從很遠的地方運來。日常的飲用、洗刷、洗菜、洗衣,包括餵牲口,全都依賴這三斤珍貴的水。

故事中,一頭渴極了的老牛攔下了運水的軍車,被打的皮開肉綻也不肯讓路。最後運水的戰士於心不忍,從水車上取出半盆水——正好三斤左右,放在牛前邊。出人意 料的是,老牛沒有喝以死抗爭得來的水,而是對著夕陽仰天長叫似乎在呼喚什麼。不遠的沙堆背後跑來了一頭小牛,受傷的老牛慈愛地看著小牛貪婪地喝完水,伸著 舌頭舔舔小牛的眼睛,小牛也舔舔老牛的眼睛,沉默中,人們看到了母子眼中的淚水。沒有等主人吆喝,在一片寂靜無語中,它們掉轉頭,慢慢往回走。

……

幾千年來,在中國的農田裡,牛一直辛苦的為人耕種,而不求任何代價。在中華文化中,牛是善良、溫順,吃苦耐勞的象徵,所以有“俯首甘為孺子牛”之說。

不過,在食肉者眼中,一頭頭牛不是鮮活的生命,而是美味佳餚。如果我們去探究養牛業背後的真相,會發現人類的行為是多麼殘忍,距離文明是多麼遙遠。

奶牛的懷孕期是9個月。小牛犢剛生下來,身上有許多粘液,母牛會把這些東西舔掉。同時,母牛的唾液還能殺菌,這樣對小牛犢起了消毒作用。

不過,在現代養殖場中,這些初生的小牛犢並非都有機會享受母愛。如果生下的是公牛,會被拴起來,活活餓死,而這要經受為期一周的巨大痛苦折磨;或者這些小牛 在出生後的兩三天之內被運往小牛肉加工廠,因為公牛對乳牛場來說是毫無用處的。小牛肉加工工業是世界上最殘忍的肉類加工業,生產被認為是美味的鮮嫩牛肉。 飼養小牛的板條箱,不僅陰暗,而且極其狹窄,小牛一動也不能動;而且為使肉質鮮嫩、紋理適中,飼料中特意不加鐵質,這樣養上六個月,小牛就會被殺掉。已有 很多資料揭露小牛肉加工工業的殘暴。

還有些被賣到乳酪廠,被活著撕下胃,取出胃內膜,萃取其中的酸性物質做乳酪用。大部分乳酪凝固用的胃內膜,就是從剛剛宰殺的年幼牛犢的胃裡取出來的。

還有幾隻被挑出來做種牛,終生圈養在單獨的圍欄裡,作為人工授精用牛。

如果生下的是健康的母牛,它們會被留下來作為奶牛飼養,似乎比那些剛出生就被判死刑的小公牛幸運一些。不過,牛奶不是留給它們的,等待它們的也不是天倫之樂。(奶牛的天性是什麼呢?她會一生關心牛犢、安靜地吃草與反芻、耐心地活過20多年的壽命,與大自然和諧相處。)

健康的母牛犢被喂以替代牛奶的飼料,兩年後成為替補老奶牛的產奶牛。梅娜卡•甘地(Menaka Gandhi)寫了一本書《徹頭徹尾》(Heads And Tails);書中解析了奶牛的命運。這樣的命運發生在印度,也發生在世界上其它剝削虐待奶牛的地方。節選一些片段以供參考。

“為使奶牛源源不斷的產奶,就得讓她每年都懷孕,從兩歲開始,每次懷孕要持續九個月。產仔後,它會被擠10個月的奶,但在生產三個月後就被人工受精;在剩下的七個月裡她是邊懷孕邊被擠奶的。在兩次懷孕期間她只有六到八周的間隔。每天,她被擠奶兩次或更多次。在印度,用於奶牛業的牛,平均每頭產奶量是50年代的五倍之多,因為她被基因改良,乳房會長的又大又軟。

為了使奶牛高產,她被喂以濃縮的大豆和穀物顆粒(這原本可以養活更多的人)。但是即使這樣,對牛奶的需求仍超出她本身的能力,而只能分解自己的身體組織來產奶,其結果是奶牛身患酮症。(注:這是一種代謝紊亂疾病,可危及生命。)

她還會過早染上另外一種病,叫瘤胃酸毒症;這是因為大量攝取快速發酵的碳水化合物而造成的,這種病會導致奶牛跛足。一天大部分的時間,奶牛都被系在狹小的槽 裡,站在自己的排泄物裡,這樣乳房極易感染,如乳腺炎(乳房發炎劇痛)就乘虛而入。奶牛長期處於這種病痛和摧殘中,被喂以抗生素、荷爾蒙和其它藥物,聊以 維生;而這些藥物統統都會進到你的早餐牛奶中。

每年有20%的奶牛因不能再育或患有疾病而被淘汰。這些奶牛被活活餓死或者運到屠宰場宰殺後作為牛肉,供那些心安理得吃肉的人消費。牛奶生產與牛肉生意緊緊聯繫在一起。沒有一頭奶牛能活到正常壽命,她被擠奶、折磨至病、然後被宰殺。

也有文章披露屠宰場的工作流程:現代屠宰場是生產線與肢解車間的組合。一個高效的屠宰場每小時加工處理250頭奶牛,一天運營16小時;胴體掛在鋼鉤上,順生產線而下,被分割成許許多多不同的部分。

首先,奶牛被領上一個坡道,頭被放在固定器裡,然後被擊昏。這時,稱為“尖刀”的工人把鋒利的刀插進牛頸靜脈;牛死時,噴出的血收集在一個槽裡;隨後烘焙成深紅色的粉末,成為富含蛋白質的動物飼料。

然後是去蹄、剝皮,剝下的皮賣作皮革或者人造麂皮;(奶牛如果還在懷孕,未出生的犢牛的皮也被剝下做成上等的皮革,叫作胎牛革)。接下來,是割頭、劈開胸腔、挖出內臟。

內臟器官—- 稱做下水—-被送往下水車間,放在類似傳送帶的東西上,滿身濺滿血漬的工人在那裡把各個部分分開:一組歸攏胃壁,另一組歸攏肺;其他人移除心臟、胰腺或甲狀腺。大部分的骨頭和牛蹄都被送去深加工—-也就是說,烘焙成為骨粉,骨粉可作肥料或高蛋白質動物飼料;剩下的骨頭和牛蹄主要出售給生產膠原質、明膠或寵物玩具的廠商。

屠宰場產品:

製作區”的工人同時把能吃的肉切下來 —- 後臀、後臀尖、裡脊、外脊、肋骨、肩肉。就像汽車零件一樣,牛的每一部分都有各自的價格和市場。 絕大部分售價為一磅58美分的牛唇被運往墨西哥,切碎、加佐料燒烤後用作炸玉米餅的夾料。

很多牛心以一磅27美分的價格出口到俄羅斯做臘腸;而大部分牛頰肉以一磅55美分的價格賣給美國肉製品廠商做成臘腸和大香腸。當然,許多此類的“雜品肉”也賣到寵物食品公司,這些公司尤其喜歡購買已分門別類整理好的各類雜品肉。

在上述工序完成之後,屠宰場廢料,如血、骨頭和內臟等仍然有利用價值。它們被送到動物副產品深加工工廠。這些工廠回收動物屍體、屠宰場廢料和超市及餐館垃 圾,加工成各種產品,如再制肉、骨粉和動物脂肪。這些產品用於產奶動物、家禽、豬、寵物、牛和羊的飼料中,作為蛋白質和其它營養成分的來源;而動物脂肪作 為能量來源也加在動物飼料中。

這樣,天生的食草動物(素食動物)如奶牛、其他畜牛和畜豬就變成了不知情的食肉動物(非素食動物)。

動物副產品加工工廠不可避免地會處理原材料中攜帶的有毒廢料。

原材料攜帶的有毒廢料:

動物死屍和其它原材料經常會攜帶下列不被需要的成分:

中毒的家畜身上的殺蟲劑

寵物身上的安樂死藥劑

有些動物死屍帶有去虱頸圈,裡面含有有機磷酸酯殺蟲劑

攙有非法DDT的魚油

畜牛殺蟲貼中的得斯班殺蟲劑(Dursban)

家畜抗生素裡滲出的其它化學物質

寵物牌、外科手術用的釘針中的重金屬

塑膠:

超市未售出的肉、雞和魚包裝用的聚乙烯泡沫盤

畜牛辨認牌

塑膠殺蟲貼片

獸醫用來裝寵物死屍的綠色塑膠袋

經濟因素迫使肉食商偷工減料,而飛漲的勞工成本是因素之一。割除去虱項圈、去掉變質T字牛排的包裝,人工成本太高了;所以,每週都有上百萬個包肉的塑膠包裝經過加工,變成動物飼料裡並不需要的成分。

每天,美國成百上千的加工廠把幾百萬噸這種“食品增強劑”運到乳牛場、家禽場、飼牛廠、養豬場、養魚場和寵物食品生產廠。這種“食品增強劑”混以其它成分後成為幾十億動物的飼料。

(科學家認為牛吃了由患有搔癢症的病羊的腦髓或脊髓做成的飼料,就會發生所謂的瘋牛病。)

看完牛這悲慘的生命歷程,我們應該反思自己的行為,正是人類對肉食的貪婪追求,給這些動物製造了無盡的痛苦。

新文明,一定是素食的文明!

讓我們從自己開始,從當下開始,做一名關愛生命的素食者!

(個人體悟僅供參考)2015年2月6日 17:16

文章作者:Awake

 

Tagged with: